我的老叶不可能这么可爱

他是我的星星。
暴躁妈粉,言论过激。

如果打钱系列让你们来决定剧情走向

你们做真实的观众来发弹幕,然后部分地方根据你们的弹幕来走剧情

然后你们的弹幕也会被收录进文里这样

你们愿意参与吗


但我还没想好怎么征集,也没想好写啥哈哈哈哈

不知道有没有人玩,先问问,没人来我就自己写_(:3」∠❀)_


【藕饼】漫展上遇到的小哥哥

ooc属于我



绝了。



真的绝了。



我跟你们说。



昨天漫展回来,看到个哪吒本吒。



高,帅。



很帅。



不知道妆娘哪位,绝了,看上去完全不是普通cos那种先刷大白脸再上色式妆容。



八块腹肌,整个展子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盯着看。



我可以。



最绝的是那个爆炸头,炸的非常立体且自然,在展子里逛了半天也不塌。



不知道哪家的假发还是什么牌子的啫喱水,真想去要个链接。



帅哥好看是好看,就是脾气不太好,看上去还有点不太聪明的亚子。



具体表现在有漂亮妹妹去要合照加v信就一脸不耐烦,看见cos丙丙的就冲上去搭讪。



后来在一个产藕饼的画手太太的摊位上又碰到这只藕。



这哥们儿是真的不太聪明,在摊位前排了半天队,到太太面前不买本也不说话,只顾低头翻本子。



后面远一点没看见他长啥样的妹子都要打人了,白嫖?



最后等太太实在忍不住要问他有事吗的时候,被一个白西装的蓝紫毛帅哥拉走了。



糙。



白西装太帅了,不知道出的谁,maybe是现代pa丙丙。



超级帅真的,一排妹子加上画手太太盯着这俩半天没回过神。



结果那个不太聪明的大兄弟当街耍流氓,又是揉白西装小哥哥的头毛又是扯他衣服。



大哥,公共场合诶,您有事儿吗?



一回头,所有人双眼都盯着他们直放绿光,有的认识的写手恨不得立刻开上一辆法拉利。



画手太太已经在小纸片上打草稿了。



本来以为两个人就这么走了,没想到他们半路又回来了,这次反应过来的姐妹们开始拿出手机疯狂拍照。



那个爆炸头炸的非常性感自然的大兄弟指着画手太太的本子说要那个。



语气真的土匪本匪,流氓本氓。



白西装小哥哥就很有礼貌,很可爱,一直道歉说不好意思,声音贼好听,超级温柔,跟暴躁小吒一点也不一样。



太太估计也沉迷白西装小哥无法自拔,拿了本子要送人,但是小哥还是付了钱。



两个人走了以后还能听见那只藕吐槽小哥哥的声音。



——



“你怎么穿成这样啊,奇奇怪怪!”



哪吒抱着本子,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看着敖丙的白西装,围着他不停叨叨,“这是哪里啊,太乙那老头又搞什么鬼,山河社稷图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里是万年之后的人间。”敖丙把西装上被哪吒揉出来的折痕抚平,“这是他们穿的衣服。”



“是吗?”哪吒回头看了看人群,“那那些穿的像妖怪的是怎么回事?还有不少人穿的跟你一样,还长角?也是你们龙族?”



敖丙正想着怎么跟他解释,却又见哪吒翻开了手里的本子。



“这又是什么,这里的人还知道我们?”



画上的敖丙正被哪吒按在山河社稷图的水池底亲。



还是小龙崽子的丙丙红了脸要去抢他的本子,“你不许看了!”



“哎呀我刚才都看完了,这图上我们在干嘛呢,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别抢我不给!!!”



假设

我是说假设哦


ABO世界观

近亲结婚可行

双叶结婚生崽了

那老叶家岂不是有三张脸一模一样!!!


【双叶年下】皇储

前文见合集

ooc私设有,短小




金屋藏娇,真真的金屋藏娇。




叶修半倚在美人榻上,撑着下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一群人搬着个暖玉床进了他的卧房。




那日他的一声好,让叶秋半月来都像是脚踏着云雾般轻飘飘的,这偌大的一方别院,快要让他用四处搜罗来送给叶修的玩意儿堆满。好像如此这般就可以打破那至今还未让他回过神儿来的不真实感。




“叶秋。”他喊站在门口指挥那些下属的太子殿下。




叶秋走近,“怎么?”




“你去抢国库了?”




“噗。”刚放下暖玉床的侍卫听见这话没忍住笑出声。




再看一眼他们的主子,没恼,便继续招呼着小丫鬟铺床去了。




叶秋从怀里掏出块红线系着的玉来给叶修带上,“前些日子小周将军从番邦带回来的贡品,这暖玉采自天山顶的温泉池底,你自小体寒,听闻这暖玉能温养身子,我就讨来送你。”




“你这小土匪,人家的东西倒给你讨来借花献佛。”




大块的原石直接被做成暖玉床,小块的玉石却是被叶秋留下,一双执笔提枪的手拿起了刻刀,亲手为叶修雕了只小龙佩。




叶修摸着玉佩不太规则的纹路,心下了然,正诧异于叶秋还会做这个,小丫鬟在一边打趣道,“托太子殿下的福,这些日子呀奴婢可算是开了眼,见着了许多这辈子都没瞧见过的稀奇玩意儿。”




叶秋睨她一眼,“这辈子?你才多大,往后有你开眼的日子。”说罢也没再睬她,就着叶修的手把玉佩往叶修怀里塞,“不是借花献佛,它丑是丑了点,但几块玉料雕出来也就这块卖相最好了,你且先戴着,不准嫌它。”




“改日我再给你雕个更好的。”




“这姑且算定情信物吧。”




叶修看他这孩子气的样子,像极了御膳房外讨食的小狗崽子,抬手拍拍叶秋的脑袋,“你看看你哪有个皇储的样子,人家的定情信物都自有一番二人的故事在里面,你这么块玉佩,还不如你儿时让我替你藏起来那块你尿湿了的床……唔……”




话音未落就被恼羞成怒的叶秋捂住了嘴,一旁忍笑忍得辛苦的小丫鬟被叶秋一瞪,缩了缩脖子躬身退到了屋外。




太子殿下要面子,再听下去要被灭口的。


不知道为什么

我一直都很喜欢的一个组合

老王叶总修罗场


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老欺负他俩

可能因为老王绿吧


叶秋反正我从当时在小说看到他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为了骗他哥回家说小点死了开始,他在我心里就已经是一个谐星了

面子?阿妈不会给的


接上


叶秋:“叶小花叫一个。”


叶小花优雅的在真皮沙发上回头看他,很给面子的喵了一声。


“小点叫一个。”


小点围在鱼缸边看小鱼,不情不愿回他:“汪!”


叶秋拿着叶小花的逗猫棒戳戳在沙发一角团成团的叶小白,“叶小白叫一个。”


叶小白式乖巧:“啾。”


叶秋:“叶小修你叫一个。”


叶修:?


修修小鱼懒洋洋从鱼缸底浮上来,正准备开口说什么,一口气晃晃悠悠的从嘴里跑出来,在水面上冒出一个大泡泡,破裂的时候发出了很清楚的一声


“啵——”


叶秋脸红了。


“啵啵。”


有一天叶修突然变成了一只鱼。


下班回家的叶秋在自己的人生观被刷新以后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从此以后,叶秋就是一个不光有猫有狗,有兔,而且还有鱼的霸道总裁。


修修小鱼,住进了最精致漂亮最豪华的小鱼缸。


叶秋一天要撸鱼缸300遍。


就差抱着鱼缸睡觉了。


有一天。


叶秋下班回家,发现修修小鱼肚皮朝上,在鱼缸里一动也不动。


吓死了。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是该先喊兽医,还是先喊救命。


羞羞小鱼翻了个身,看着惊慌失措的他弟。


“我只是在试试鱼仰泳是一种什么感觉。”


叶秋:?


叶秋想吃红烧鱼了。



给垂耳兔征名

为了延续我们老叶家的起名废传统,我决定叫它小白

我基友说我土,要叫兔叽棉花糖(我叶小花被笑到今年🙃)

小白扣1棉花糖扣2

或者有其他可爱的名字也可以评论!

最后还是叶小白赢了嘛!!!!

我是不是好久没写推文了


【多cp】求求你快别秀了

awm绝地求生祁醉×于炀


全职高手叶秋×叶修


伪装学渣贺朝×谢俞


破云严峫×江停


OOC私设有,就想看四位老哥一起搓麻将,由于我不会打麻将,就只能打游戏了,又因为我不会打游戏,所以游戏是我编的,规则也是我编的


不合理的地方都是私设都是ooc都是我的锅,不喜欢看就点❌但是不许骂我


方便有的文没看过的朋友们,给几个文简单的介绍一下

全职是电竞文,打游戏超牛逼男主叶修(职业选手,已退役)和他双胞胎弟弟叶秋(这里总裁设定)

awm是原耽,吃鸡文,攻受职业选手(攻已退役,买下了俱乐部)

伪渣也是原耽,攻受都是清华大学学生,一个学金融一个学医(清华双杰谋财害命,私设已毕业都各自事业有成)

破云,原耽,刑侦破案文,攻受都是jc,攻是建宁市刑侦队副队长(这里转正),受最后去警校做了教授




以下正文



说如今电竞行业正以一个非常可观的状态在蓬勃发展,某知名游戏退役选手家的总裁弟弟为了自家每天不再上演年度大型伦理剧之回家的诱惑,在新年伊始便计划今年公司将推出一个重点投入项目,一款大型网游。


关于这款游戏,早在两年前叶修退役时叶秋便开始着手准备,找了最顶尖的团队和许多年轻优秀的技术人员,时不时还让他哥去走动走动,与策划们交流交流其他游戏的经验。


游戏出来时,制作组全体成员给的反馈都是极好的,叶秋在宣发上也下足了功夫和本钱,但却不知为何,这款游戏并未激起什么水花。


由于国内直播行业也正处于一个大热状态,宣发计划通过直播来更大范围的提升新游戏的知名度。在请了几个主播且得到的反馈也还不错后,叶秋干脆把主意打到了他哥头上,他哥作为在荣耀游戏圈的顶级流量,在国内整个电竞行业的地位也是不容小觑,用来宣传再合适不过。


叶修那边很快就同意了,叶秋拒绝了宣发给的网红主播名单,自己呼朋引伴,加上他哥的朋友凑了四个直播间。



——



荣耀圈和吃鸡圈怎么也不会想到叶修和祁醉这两人会是朋友。


这俩人的友谊开始的莫名其妙,虽说两人在各自的圈子都属于顶流,相似的光环和出色的外形也都曾在电竞新闻里掀起过不小的波澜,早就有人将他们俩放在一起提及过,只不过两个人玩的游戏不一样,对对方也只仅限于听说而已。


在祁醉接手HOG的时候,HOG俱乐部下还是没有属于荣耀这个游戏的战队的。考虑到俱乐部日后的发展,作为如今电竞中有着绝对影响力的荣耀让他自然也想分一杯羹。


贺小旭第一次听到祁醉想组一支属于荣耀的战队时简直要被气笑了。


“老畜牲你别以为俱乐部归你了就可以使劲造了,组荣耀战队?你上哪组去?去哪给你找人,新人你敢用?挖人先不说人跟不跟你来,就是人家来你有钱供着吗?咱们这么大一个HOG就靠我们这些老弱病残还有老板娘养着了,我们老板娘小小年纪就出来抛头露面赚钱养家,每天凌晨还在训练。”他喘了口气指着于炀接着说,“你看看这小身板和黑眼圈,在训练室累死累活,回宿舍伺候你还得累死累活,多惨,你可别折腾我们老板娘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于炀本来戴着耳机在做日常训练,在美服刚吃了把鸡就听到贺小旭一口一个老板娘的指着祁醉鼻子又指指他在骂骂咧咧,他不明所以的摘下耳机看过去,祁醉就把他的想法跟于炀也说了一遍,问他觉得怎么样。


于炀后知后觉贺小旭说的老板娘是在说自己,脸上有些发烫,他低头思考了一下,看着祁醉点了点头。


这是赞成的意思,贺小旭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我说youth,你别恋爱脑一出来这老畜牲说什么就是什么,之前赞助商掉了那么多,最近战队情况刚刚好转了一些,俱乐部还有其他的战队要养,弄个战队是这么简单的事吗?荣耀那边你拿什么供着?!”


回答他的是于炀,于炀看着旁边祁醉位子上的键盘说,“我们不着急,先弄青训营挑新人。”他打断了欲言又止的贺小旭要说出口的话,“新人当然可以用的,我是新人,Drunk曾经也是新人。”


贺小旭看见身边祁醉眼里那种全世界只有你懂我的眼神,和下一秒就要开始给你讲故事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头皮发麻放弃了再说什么的想法,踹了祁醉一脚出门找赖华去了,临走前还恨恨的扔给祁醉一句:“我看你才是恋爱脑!”


反正组荣耀战队的这事儿就定下来了,后来有一次祁醉带自家战队去荣耀联盟那边开会的时候,在冯宪君办公室遇见了个抱着文件看的快睡着的青年人,对方看见他,醒了神,“找老冯?他出去了,得过会儿才回来。”


前面说了,虽然两个人没见过面,但总是在电竞新闻上看过的,祁醉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早些年就退役了的前荣耀第一人,“叶修?”


叶修抬头看他,作为一个曾经手机都不怎么用的人,除了荣耀,他接收的外界信息相对来说就少很多,他有些疑惑的看着祁醉:“你好?”


祁醉做了自我介绍,叶修才把这张脸和隔壁圈子里的神话人物对上号,两个在自己圈子里靠一张嘴能气死无数人的老油条,在这却正经斯文的不得了,不过对话间也是难得的默契和聊的来,等冯宪君回来后,两人还交换了联系方式,祁醉让叶修带他玩荣耀,并表示可以带他一起吃鸡。


两人在游戏里很快的就熟了起来,在收到叶修的邀请后祁醉很是痛快的答应了,恰好近期HOG在休假,拉着于炀先玩了几把练练手感,听闻这件事的贺小旭摇了摇头,提前为叶修和他们的粉丝默哀了整整三分钟。


你们对老畜牲的可怕简直一无所知。



——



严峫会来这次直播纯属意外。


前段时间上面有人下来视察,市局这边抓的紧,隔三差五的就严打,他连着加了半个月的班,这会儿建宁太平的满大街都是五讲四美好青年。他难得清闲,每天接送江停上下班窝在家过二人世界,快乐的很。


接到曾翠翠女士的电话让他和江停去做个直播什么的他一开始是拒绝的,甚至想致电一下严父看看他妈最近是不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要来祸害他和江停了。


谁知道是叶秋搞的鬼。


严峫以前上警校的时候,学校在部队里安排了一次为期一个月的军训。那会儿叶秋还在读高中,被叶爸爸趁着暑假送去部队锻炼了一个月,刚巧就在严峫他们队伍里。


叶秋年纪小,严峫他们一群年纪大的也都挺照顾他,男人的友谊开始的总是很快,没多久就成了很要好的兄弟。后来叶秋开公司,公司做大后和严家父母在生意上有了往来,才知道那会儿部队里嚷嚷着老子是建宁首富儿子的严峫原来真不是在诓他。


只是叶秋后来也没想到首富的儿子从警校毕业后还真的入了编制干刑侦,这点跟他家那个屁点大就敢离家出走打游戏的混蛋哥哥倒是一模一样。前两年严峫和S省警院的一个教授在南半球办了婚礼,他也受邀去参加了,被一个姓韩的小女警好好的科普了一番两人缠绵悱恻的爱情史,虽然大部分时间小女警是在和身边一个杨姓伴娘一起骂姓严的不要脸,婚礼后半段也被一个意外出现的手机折腾的鸡飞狗跳,但就算是奔三了也还一如既往沙雕的严峫能找到个看起来明显比他靠谱一万倍的对象,这让他印象尤为深刻。


曾翠翠女士一开始听说叶秋要搞直播就联系了他,让他带着严峫一起玩,理由是看不下去死宅着的佛系小两口成天赖在家里也不和外界沟通,可见就算是你奔三,有车有房有娇妻暖床了,你妈还是要嫌你天天呆在家里烦。


叶秋想着游戏里需要用到脑力的地方也占了很大一部分,严峫和他对象都是干刑侦的,参与进来能给些建议,而且严峫那个做教授的对象,还掌管着警校的微博账号,时不时发些案子的分析以自我保护小贴士,由于博文内容实用又有趣,警校的官博早就成了个颇有名气的网红账号。


听说是要给叶秋做的游戏直播,严峫先打了个电话把叶秋骂了一顿叶秋浪费他二人世界的时间,然后问了游戏名字叫上江停开电脑去了。



——



贺朝参加进来就很简单,他是叶秋这个项目的合伙人,叶秋投入资金负责游戏开发,贺朝则是负责运营和宣发等一系列后续活动。


当年在学校里风靡一时的清华双杰如今已经毕业,贺朝和当年的叶秋挺像,也是大学期间就开始创业,如今手底下的公司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谢俞大四的时候在B市一所知名的医院实习,带他的教授很喜欢他,索性让他毕业后就留在医院,贺朝想着B市的资源和人脉都是别的地方比不了的,两人和家里商量后便齐齐留在了B市。


要来参加直播纯粹是因为谢俞最近很喜欢玩他们做的这款游戏,而且玩得挺6的,想让他家小朋友叶秋那个打职业的哥哥切磋切磋。



——



直播那天选在了周五晚上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官博一早就发了微博预热,叶修祁醉于炀,S省警校官微以及贺朝公司官方号的一同转发赚足了噱头,官方给出的四个直播间从傍晚开始就有人蹲点,一直到晚上八点的来临。


八点到来的时候,叶修和祁醉的直播间人数很快的就以一个疯狂的速度在往上飙升,很多人都想看看荣耀和吃鸡这两个圈子的顶级流量到底是为了怎么样一个游戏才合作。常蹲守在他们直播间里的人,对他们身边的人也早就不陌生了,一开始的自我介绍从叶修开始,叶秋作为游戏方,这次倒也是认真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当然了,虽然你们叶总是游戏制作方,但今天打游戏还是哥来,原因你们都知道的,我就不说了。”叶修揶揄的看了身边的叶秋一眼。


弹幕很快疯狂的涌现出了一堆的哈哈哈



【啥呀,我是新人,我不知道啊,有无姐妹科普】


【前面,原因就是叶总菜啊】


【谁能相信五冠在手的叶神亲弟打游戏菜成这样,三千万叶粉都哭了】


【曾经看过叶总直播用君莫笑被人杀了三次,绝了,千机伞没爆出来算你走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一个爆笑,修崽给我们叶总一点面子,这么多人看着呢】


【叶总咋回事啊,我以为你只是荣耀菜,没想到自己搞的游戏也菜,菜出了风格菜出了水平,行,你牛】


这边的叶秋在被迫接受嘲笑,另一边的贺朝倒是快乐的拉着他家小朋友进入游戏,“耗子万达体委,三班的兄弟姐妹们都来了没!”


【来了来了来了!】


【给朝哥排面!!!】


【贺学长我来了啊啊啊啊啊】



贺朝好歹是进清华后第一时间靠脸出名的男人,当年退社团以后粉丝团不减反增,和谢俞恋爱关系公开以后,虽说女友粉少了许多,但随之而来暴增的cp粉更是让人瞠目,如今贺朝谢俞二人都成了清华经管系和医学系的知名优秀校友,所以直播间的人数也十分可观。


一早接到贺朝通知怕直播间凉了来撑场子的三班一众同学见状一懵。他们走错了??



【说好的直播间没人???】


【我还用工作室官方号转发了,呵,人心】


谢俞见到这几条弹幕,看出来是老同学们,没忍住发出一声笑,贺朝还没说什么,弹幕瞬间就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不是我们的小朋友!!!!】


【谢俞学长!!!!】


【清华医学系新生卡!学长我来了啊啊啊啊】



“什么你们的小朋友?”贺朝不乐意了,拉着谢俞入镜,“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贺朝,这次游戏的运营商,这是谢俞,小朋友是我喊的,你们都乖乖喊老板娘。”


说完就挨了谢俞一肘子,他也不生气,“轻点儿老板娘,这么多人看着呢。”说完用游戏的语音系统和叶修那边打招呼:“叶神祁神,久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俞哥还是一如既往人狠话不多】


【哈哈哈哈哈哈贺朝学长一秒怂】


【行行行,老板娘!】


【老板娘也太酷了呜呜呜】



祁醉……祁醉直播间蹲守的观众在直播一打开就听到了来自贺小旭撕心裂肺的惊天一声吼。


“畜牲啊!!!!”


期间还夹杂着吃瓜人士卜那那没有间断过的“啧啧啧”“没眼看了”等话外音。


看背景直播的地点还是在俱乐部,坐在电脑前的祁醉人模人样的穿了件骚粉色的衬衫,HOG现任老板扯了扯已经解开两颗扣子的领口回了贺朝一声,“贺总好啊。后面那位贺总,别骂了,直播呢。”


贺小旭恨恨的闭嘴了。


祁醉调整了摄像头角度,伸手把身边的电竞椅拖的更近,“坐啊炀神。”


本来因为祁醉久违的直播还有一开始贺小旭那一声吼在欢天喜地哈哈哈的观众,在于炀入镜后几乎疯了一样开始了啊啊啊啊式刷屏。



【耳机党当场去世】


【听贺娘娘的声音就知道祁醉今天又不做人了】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youth!!!!!】


【炀神妈妈来了啊啊啊啊】


【淦!!鼻血出来了!!!】


【以上是大型阿伟乱葬岗】


【我理解贺经理了,祁醉你还是人吗??!!!】



无怪粉丝这么疯狂,于炀挺久没剪头发了,虽然时间是晚上八点,但他却顶着头凌乱的长发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迷瞪瞪的拉着祁醉搭在他电竞椅上的手就坐下了。


“开始了?”他问。


祁醉看他长长的刘海挡在眼前,就伸手拨了拨,于炀嫌刘海碍事,干脆又一把抓了,扎成一个小揪揪在头顶。正巧他今天身上穿的就是件粉丝送的,印了画着Q版扎揪揪的他的T恤。抬起手的时候有点大了的领口往下掉,露出来的胸口上满是下午一睡醒就拉着他进行某项不可描述的运动的某人遗留下的作案痕迹。


弹幕里的显微镜女孩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疯狂啊啊啊啊,一边骂着Drunk老畜牲不是人,一边还要发一些系统会自动屏蔽的虎狼之词。


祁醉笑了笑,把于炀的领子提了提,“我们就不介绍了吧,非要介绍的话,这位Youth,HOG队长,也是我们俱乐部老板娘。”


于炀耳根子红的要滴血,光顾着害羞,错过了耳机里传来的贺朝被暴力教育谁才是老板娘的惨叫声。


相比那边那么欢乐,江停这边的直播间在开播前就安静的多,从警校官微发的直播链接里进来的观众加上因为祁醉和叶修直播间人数太多造成卡顿而过来的粉丝,观众数目也不容小觑,不过大多还是好奇官博皮下的真面目以及为什么会给游戏做宣传的。


不管是为了什么来的,一开播,有画面以后,观众们就被严峫那张帅脸秒杀了,严峫上了游戏用游戏语音给叶秋喊话,也不管直播间有多少人看,先把叶秋骂了一顿。


大概就是我跟你江哥好不容易都休息想过二人世界,你个臭小子非得拉我们出来营业之类的。


“严哥,”叶秋他亲哥开了口,“阿姨在看直播呢。”


严峫:……


严峫不说话了,即便是已婚人士了,他还是没胆子在十几万观众面前挑战曾翠翠女士的权威。


“好样的叶修,算你狠!”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爱可爱】


【小哥哥别生气,我们修崽就是这么不会说话,在打了在打了】


【护短修崽我也好爱哦呜呜呜】


【卧槽这是严队???】


【江教授啊啊啊啊啊!!!!卧槽我校官皮是江教授!!!!我疯了!!!!】


【天啦官博爸爸真的是江教授吗?那个一本正经可爱的皮下配上江教授的脸啊啊啊啊啊阿伟死了救护车快来!!!!】



江停端着泡好的茶出来的时候严峫已经进入游戏,听见动静耸了耸鼻子,“武夷山的大红袍?”


“鼻子不错,”江停在他身边坐下,“上礼拜你爸妈过来的时候带的。”


“啧啧,又来送媳妇儿茶,我怎么不知道这事。”老严家婆媳关系和睦,严峫心里美滋滋,嘴上还要装模作样的端着个一家之主的架子逞威风。


江停也不戳破,顺着他,“那天晚上跟你说了,你一回来倒头就睡,记得住才怪。”江停的确是说过这件事,只不过那段时间严峫也是真的太忙了,通常每晚回家都在深夜,衣服都没来的及换就直接往正在边看书边等他的江停身上一扑,接着睡得人事不省。


精致男孩江教授没把他从窗外扔下去全靠伟大的爱情。



【什么?!媳妇儿茶!我惊了!】


【让我看看,隔壁两对老板和老板娘,还有我叶总和他哥(某种意义上好像也是老板和老板娘??)这里又来一对,请问叶总贺总你们做的到底什么游戏,一定要情侣档才能一起玩???】


【是单身狗不配了】


【震撼我妈!所以我校论坛上那个吵了八千层楼的拱了江教授这颗大白菜的猪竟然是我市刑侦队那个据说下海挂牌五万起的队长???】


【下海挂牌五万起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生活不能自理,这是什么魔鬼设定】



“什么下海挂牌五万起,这都多少年前的价了,现在没个十万八万的……”严峫话还没说完,余光瞥见旁边的江停抱着茶杯似笑非笑的看他,马上一脸正气的改口:“瞎说什么呢!我们这种有家室的良家妇男才不能听这些脏东西!”



【好叭,内部消化了不起】


【行叭行叭,知道你家教严了】


【建宁两位见家长了,喝媳妇儿茶了,隔壁HOG两位也早八百年公开了,清华全校嗑双杰cp都快嗑瘟了,只有你叶总,害,我不知道说点啥好】


【害】


【丢人】


【叶秋你退群吧,就当妈妈没你这个儿子】


【哥俩一个傻的一个怂的,气的我恨不得顺着网线钻进去摁着你俩脑袋在我面前磕头拜天地了】



以上弹幕都出现在严峫他们的直播间,江停趁着严峫在操作游戏的间隙看弹幕,偷偷和严峫咬耳朵,问这样的言论会不会不太好。


严峫虽然和叶家长辈们不太熟,但曾翠翠女士的宽广社交圈却是绝对不会漏了叶妈妈这样的宝藏女孩的,他想着从曾翠翠女士那听来的八卦,宽慰江停,“没事,他俩爸妈也是这么觉得的。”


说完还特地用游戏语音给叶秋传达了一遍广大粉丝和家长们的心声,“丢人!”


叶秋:?



——



游戏开始,四个游戏角色从不同的路线过副本,根据选择的路线不同,则遇到的关卡,boss,和通关方式也都不相同,所以要赢不关要靠意识和操作,甚至连运气都成了决胜的关键。


祁醉在一边看着于炀操作,偶尔也会给一些自己的见解,于炀的角色正好遇上了一个颇有挑战性的关卡,祁醉来了兴致,喊叶修,“老叶,我们就光打游戏多干啊,不搞点彩头多没意思。”


“你想要什么彩头?”叶修那边还在悠闲的逛地图,也有空和他扯皮。


祁醉简短跟他形容了一下当下的关卡,叶修想了想,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自己想的过关方式。


“啧,要不怎么说英雄所见略同。”祁醉来了一波对金主的吹捧。倒是贺朝思考了片刻后想了想,说,“那挺难的吧。”


“要么怎么说是讨彩头呢,我家炀神要是打出来的话,贺总来给HOG当个赞助商怎么样。”


“老叶,顺便问问你家叶总啊,我们HOG可缺赞助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刚从隔壁过来,天啊叶神是什么欧皇在世,贺总那边杀怪都杀急眼了,刑侦夫夫好像在找过关的线索,这边我们youth也在努力过关,只有叶神在四平八稳的逛地图,我佛了】


【还嫌造景不如荣耀精致,画师和美工要哭了好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糙,szd,他好闲哦,甚至把鼠标键盘都交给了叶总,🐮】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那叶神真的是好敢,我一个不玩荣耀的人都知道他弟打游戏有多菜】


【前面姐妹哈哈哈哈哈你笑那么大声干嘛啦!给我们叶总一点面子!】


【糙,你叶总一介素人,再次靠自己菜出风格菜出水平的游戏技术出圈了,了不起】


【可见是真的好菜】


【害,我们小炀这么快又被卖了】


【炀神:我太难了】


【祁醉日常不做人】


【生活不易老板娘卖艺】



“我请示一下。”贺朝应道,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边噼里啪啦敲键盘的谢俞:“老板娘……”


他家老板娘即便是看着屏幕专注游戏也能抽空腾出手来精准的给他一肘子。


这边三家聊的热火朝天,刑侦夫夫那边却压根就没空跟他们搭腔,两个人的游戏水平本来就不错,也是凑巧,遇上的全是需要费大量脑力的解谜关卡和逻辑性很强关卡,两个人头碰头拿着小本本写写画画通关打怪,把一些本来抱着娱乐态度进来的观众也带的认真跟他们一起沉迷游戏了起来。



【卧槽666】


【神仙打游戏,绝了】


【妈呀我真的是在看游戏直播吗?感觉严肃的下一秒警察叔叔就会来把我抓走(不我是好人!)】


【江教授真的好🉑,谁看了不要说一句我可以】


【总感觉身处刑侦队破案现场,太绝了】


【要是严队骚话再少一点会更好的】


【拿笔就拿笔,这位警官可以了,怎么还抱上手了???您有事吗?】


【👈姐妹别酸了,人家抱的是自己对象】


【想来想去还是我们老叶家直播间最正经了,在几个直播间来回跑的我表示您几位不是动手动脚就是骚话连篇的,这要不是叶总自家的直播平台,一早就得因为yhsq被禁播】


【害,前面的yfjj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辽】


【哈哈哈哈哈看破不说破,兄弟俩的妈妈粉也太难了】



地图走到一半,谢俞和叶秋遇上了,有一个需要两个角色合力通过的关,叶修接过游戏角色操纵权,正准备说战术,那边谢俞已经冲上前杀出了一条血路。


“贺总,你家老板娘很猛啊!”叶修真心感叹道,然后火速的跟上谢俞过关卡去了。


第一次闯关卡失败了,谢俞冲的太快太猛,装备耐久不高,血条很快就掉完,一个角色死亡便算组合闯关失败,所以只能回到关卡前重新来过。


特地拿手机进了他们直播间围观他们冲关卡的祁醉啧啧感叹,“贺总,你家老板娘,酷。”


贺朝摊手,“社会我俞哥,孤狼型玩家了解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老板娘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啪——死了】


【我叶甚至来不及反应哈哈哈哈,想起了被唐柔妹妹和包子支配的恐惧】


【老板娘我看你骨骼清奇特别适合来我们兴欣】


【这优秀根骨不来打荣耀可惜了】


【???替我贺朝学长坚定的拒绝你们这些怪阿姨!】



谢俞:“啧。”


他本来在认真的听叶修跟他说过关该如何配合,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问贺朝,“这个账号你绑卡了吗?”


贺朝说没有,但是用微信登录的,谢俞点点头。


半分钟后谢俞的游戏角色穿着商店里售卖的顶级装备重新过关去了。


贺朝:????


“你太败家了男朋友。”


谢俞嘴角边勾起一个了一个明显的弧度,“跟你学的啊,奇迹暖暖氪金大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草啊我笑到我邻居以为我突发癫痫要帮我打120】


【贺总:?????】


【笑死,奇迹暖暖什么梗,你们年轻总裁玩的游戏都这么画风清奇的吗】


【害,我又不免想到隔壁老叶家那位总裁,曾一度沉迷养呱儿子并给呱取名心肝宝贝小修修】


【甚至还每天发微博diss明信片上的小福蝶小仓鼠】


【靠,我有被这个名字土到】


【我又要说了,#叶秋,丢人!#】


【算了,毕竟叶修叶秋这两个名字已经耗费了老叶家取名的所有功底了,勉强原谅叶总】


【这对太可爱了也,顺便隔壁刑侦夫夫站在关卡外看了十分钟热闹了,祁神更绝,他甚至用开了手机来看这俩过关实录,xs】


【这里面最认真也最有游戏参与感的就是youth了吧,youth太难了】


【哈哈哈哈哈卧槽,是哦,谁还记得这是一个游戏宣传直播】​


【炀宝:一带七,带不动带不动】​


【youth是里面年纪最小的吧,害,我们崽真是有了太多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稳重】​



没有什么参与感的隔壁老叶,和谢俞联手过关以后就和人分道扬镳了,这次选择的路线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全又毫无波澜,叶修被自己欧的无话可说,加上跟贺朝祁醉扯皮扯的有点渴了,就把游戏又交给叶秋。



【糙。我刚从贺总那里过来,他家老板娘和修修一分开就遇上小boss了,你叶倒好又在这逛街玩呢】​


【叶神保佑我开学分班考全A🙏】​


【副本都知道你叶是关系户,我服气】​


【boss:怕了怕了,您来我先绕着走】​


【你叶:凭哥的欧气,我让叶秋闭着眼睛走也能顺利通关】


【👈那是真的很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去拿个饮料,你要喝什么?”​叶修问他弟。


“和你的一样吧。”​叶秋盯着屏幕,如临大敌。


叶修看的好笑,转身出门拿饮料去了,于是等到他回来,叶修直播间​的上百万观众,就在线收看了前荣耀第一人和B市知名年轻企业家,在一起直播——


喝旺仔牛奶。​



【性感叶神,在线喝奶】​


【叶总这个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我可以笑到明年】​


【已截图】​


【小叶三岁吗还要喝neinei?话说最近旺仔出场率好高哦】


【@旺仔牛奶,过来打钱!】





专心打游戏的谢俞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只听到那边叶秋无奈的喊了声哥,他想了想,也歪头冲着贺朝,“哥哥,我也要喝饮料。”​


“!”


贺朝总是会被他家小朋友突如其来的直球撒娇搞得猝不及防​,这会儿迷迷瞪瞪的就冲到楼下便利店里买了一打旺仔牛奶上来。他们四个年纪加一起快一百二十岁的老爷们排排坐喝旺仔牛奶的场景实在是谜之诡异​和好笑,但又因为这四个老爷们儿都生了张不错的脸,就生生多了成倍的可爱出来。



【靠!谢俞学长是这么甜这么奶的设定吗?】


【这个哥哥我的天,阿伟反复死亡,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你要啥妈妈都给你买!!!!】


【咋又是旺仔,要不是他们自己就是老板我甚至要以为这是一个旺仔牛奶的植入】



​祁醉看着他们直播间的弹幕,想了想,大爷似的往椅背上一靠,喊:“那那!”


卜那那正和赖华老凯辛巴一起在看严峫他们的直播间,被夫夫二人的操作秀的赞叹连连,“不愧是吃公家饭的啧啧啧,这脑子绝了。”


“怎么了!”​


“昨天休假我和你们队长去玩,给你们带吃的回来了,在冰箱里。”​


“是吗?”被他套路过太多次的卜那那一脸不相信他,“不用了,我减肥。”


“啧,”​祁醉手痒去抓于炀耳后的头发玩,于炀被他打扰,脸一红,手下险些出现失误,然后委屈又带着控诉的看他。


“好好好不闹你了。”​祁醉做双手投降状,继续跟他们喊话,“我这么真诚,辛巴你去拿吧。”


老实孩子辛巴​还是听着他指挥扛了一大袋子零食来,祁醉跑过去翻翻找找,“那那减肥这些都吃不了,老凯不吃辣,赖华又不爱吃太甜的,唉你们老板娘年纪小,不会买东西,全是照着我的口味买的,辛巴小旭你们不会介意吧,唉youth这样不行,一点队友爱都没有,我一定严肃批评!”


“啊啊啊啊啊啊啊行了你闭嘴吧!!!”​卜那那推开凳子就打算往祁醉那里冲,半路被贺小旭按住了。


“冷静那那。”​贺小旭深呼吸了三遍才开口,“他是老板,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发了再打,往死里打。”


严峫​从弹幕里看到从另外几个直播间过来的粉丝发言,玩心也起来了,他转头看江停,“媳妇儿我……”


江停在写公式​,头也没回,腾了只手把茶杯往他手里一塞,“媳妇儿茶给你喝了。”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严峫还想挣扎一下,“媳妇儿我想……”​


江停没抬起的脸偷偷笑了一下,突然转身贴上严峫嘴角亲了他一口,“好了,你不想。”​


严峫:我更想了。


弹幕:求求你们可别秀了!




_end_​